沟通技巧的重要性

贡献者: 维他斯学院

沟通的本质是期待他人贡献与众不同的看法!不恰当的沟通方式,才是制造组织 的元凶。沟通很可能演变为传统组织“管理者”与“被管理者”之间命令而非沟通的关系:整个组织只需一个正确的管理者,而其他人都是只需执行的被管理者。这也是传统工业组织最恶劣的典型做法:做一个不折不扣的执行者!假如事实如此的话,我们期待中的智慧的创新型社会就不会出现。 人最熟悉的沟通技术,莫过于所谓的“换位思考”,也就是假设我处在你的位置,想一想我会怎么办?大体上,等同于俗语所说的“将心比心”。

1倍垒企业内训 是根据企业的培训需要,为企业量身定制的培训课程,可以按照企业内不同层级后不同部门的需求,制订相应的培训计划和方案。倍垒的内训 与传统的内训 相比:在课前,以 期望所达到的目的为基准,设置更贴近于 需求的更具专业性和针对性的课程。在课中,致力于发展出多样性、适用性的教学模式,让学员不仅能学懂,还能运用到工作当中去。在课后,积极接受 反馈,持续改进, 和 建立持续性的合作关系。

2坦白地说,(道德层面的)将心比心或换位思考,即便不是骗人的鬼话,也是不切实际的幻想。原因不仅仅是由于“位置决定脑袋”的常识告诉我们,“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”,除非有一天我们屁股确实坐在了位置上,才会感受到位置上的快乐或艰难,否则,换位思考连一种理解都算不上,更不要说行动了。

3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我们对于沟通的深度误解:沟通不是劝诫!或者说,劝诫式的沟通,只是传统工业组织的沟通方式。

4人与人之间对于同一事物的不同看法,比我们想象中的差异还要大得多。人与人之间能否有效沟通,并不在于某些细枝末节的沟通技巧,而是取决于我们沟通的目的是什么。

5如果我们高效沟通的目的是期待着另外一幅从未看过的情景,那么,三季人不仅不会引发 ,反而会带给我们一种意外的惊喜:原来世界还有另外一副模样——这就是三季人的贡献价值。事实上,非我同类的异类人群,正是我们期待贡献不同看法的人!相反,假如我们是同一类人,包括了思维方式甚至行为举止都是那么相同或相似,我们反而无法获得期待已久的创造力!因此,只有从贡献而非说服的角度,我们才会理解为什么“质疑与被质疑”成为合作的双方。

6我们也可以这样理解:沟通技巧也分两种,一种直线或垂直的制造组织“说服式沟通”,另外一种圆的创造组织“贡献式沟通”,如果固执己见而不贡献新看法,沟通很容易演化为 。

7事实上,“说服式沟通”作为传统工业组织的主流沟通方式,要么试图说服,要么苦口婆心劝诫。“贡献式沟通”恰好相反,如果我们不贡献出新看法或新思维,那么,沟通很可能演变成争辩的斗鸡场。至少,对于典型的工业组织而言,如果一个管理者跟一个被管理者说沟通一下,你就要小心了!因为他的所谓沟通,至少隐含着命令的成分。

8当然,“说服式沟通”与“贡献式沟通”之间,还有一种夹心层的沟通方式,即:包容式沟通。某种程度上,“包容式沟通”也是工业组织最大尺度的沟通方式。

9至少,慢慢 惯并学会了“只需分享、无须认同”的包容式沟通,表明当下 社会已经进入了一个多元化的包容时代,减少了大量的无意义的 。当然,我们需要警惕“包容式沟通”的陷阱:某些精通权术的 管理者们,以“包容式沟通”的名义借机找出谁是支持者谁又是反对者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贡献式沟通与包容式沟通,完全是两回事。换言之,包容式沟通与我们是否贡献智慧一点关系都没有,最多只意味着管理者的大度或宽容。

10事实上,真正意义上的贡献式沟通,总是表现为“我需要你(的智慧)”。尤其是对于急于找到创新之路、却找不到路的人而言,更是如此!

11这也意味着:第一,贡献式沟通与传统说服式沟通完全扯不上边;第二,贡献式沟通与允许异见的包容式沟通,只是表面相似,实则完全不同。

12这也是“贡献式沟通”并不会引发人与人发生激烈 的原因:几乎没有人会拒绝他人的善意。因为,当我们在沟通时,说出了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新思维或新方法,不仅不会换来对方的白眼,反而会赢得对方更多的尊重。

13如前所述,我们只有贡献出我们与众不同的智慧,才意味着我们真正理解了什么是贡献式沟通!

14事实上,真正拥有智慧的人与他人沟通时,绝无一根筋式的固执己见,绝无喜欢专挑人家毛病的性格缺陷,相反,它们总是本着“东方不亮西方亮、此路不通走彼路”的智慧原则,显得机智又灵活,绝不跟你无休无止地纠缠与争辩。因为它们懂得一个常识,辩论不是沟通的目的,甚至连沟通手段也不是!事实上,当一个人有了想法而又试图与你沟通时,一部分原因是期望得到你的认同或赞赏,但更重要的原因是期望得到你与众不同的智慧点拨。一般来说,同一事物或同一问题,至少有三种或三种以上的不同角度或不同解决方法,因此,只有当我们需要说出第二种、甚至第三种的看问题角度或解决方法,才是智慧工作者的沟通方式。

15“智者务实,愚者争鸣”,不理解这句古人古训的人,就无 解什么是贡献式沟通。

16我们也可以这样来理解:竞争也分两种,一种是与他人竞争,另一种是与自己竞争。一般来说,自己与他人之间的竞争模式,主要适用于工业组织体力劳动者以及部分知识工作者;而自己与自己之间的竞争,才是智慧工作者的竞争方式——这也是“创造”之所以很难的原因之一:战胜他人易,战胜自己难。事实上,自己与自己之间的竞争,主要是指摆脱或战胜自己 惯性的思维方式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创造性的工作,最大的敌人其实就是自己。与自己早已经 惯了的思维方式做斗争。反过来说,由于摆脱自己 惯的思维方式很困难,这时候,就需要他人的新鲜智慧来帮忙,虽然有时候他人智慧见解听起来很刺耳。

17因此,职业沟通时我们是否贡献智慧,有一个简单判断标准,就是看我们是否会说“还有”。一般来说,与人沟通时有三种态度:第一种是“不”,第二种是“可是”,第三种是“还有”。

18第一种“……不”。通常来说,否定他人的结果,往往引发争吵甚至激烈 。这种情况,通常发生在工业组织“说服式沟通”时代:当工业组织管理者试图说服他人时,结果只能是二选一:要么是,要么否,没有第三种回答的可能。换言之,假如我们否定了管理者的命令,等同于宣布自己是一个不服管教的捣乱分子。当然,这是可以理解的:因为生产或制造的本质就是“服从命令听指挥”,如果我们试图贡献自己智慧,与破坏严密生产流程没什么区别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传统工业组织是一个不允许说“否”的时代。

19第二种是“……可是”。许多人都有这样的常识或体会,只要一听到“可是”这个词,立即就会意识到:无论前面听到了多少动听的赞许之词,后面的话多半是否定自己——这也是稍微“懂一点沟通技巧”的人惯用的一种方法:先肯定,后否定。或先鼓励,后批评,并把它冠以一种所谓“沟通技巧”的美名。只是它们并没有意识到:这种一冷一热的反差,不仅不利于沟通与合作,反而是变相否定他人的智慧。事实上,沟通与合作的精髓,就在于我们是否吸收他人的智慧。假如我们不能理解这一点,那么,所谓团队合作就变得毫无意义。

20第三种是“……还有”。一般来说,当我们说出“还有”时,通常是眼睛中放射着光芒,意思是“我怎么没想到?”,接下来,我们的智慧会如泉涌般地被释放出来,包括了一系列的“除此之外,还应该或还有……”等字样的词句。它才代表着肯定他人智慧的同时,由此获得某种启发而生出了新智慧。也就是说,它不仅仅代表着我们赞美他人的智慧,同时,也代表着是因为受到了他人智慧的启发而萌生出了自己的智慧。

21事实上,我们尝试着慢慢学会说“还有”,对于他人而言是一种智慧的贡献,对于我们自己而言,也是一种萌生新智慧的思维方式的训练。就如同你,如果只是简单的同意或否定我所提倡的“新沟通方式”,并不意味着你贡献了你的智慧。相反,只有当你由此获得了某种启发,说出了“除了‘贡献式沟通’之外,还有其他更有效的沟通方式”,才代表着你真正懂得了什么是贡献式沟通!它的话外音,没有了他人的智慧贡献,我的与众不同的智慧也不会诞生——这才是真正有价值的“贡献式沟通”。

22因此,“贡献式沟通”绝非凭空提出一种新观点,恰好相反,它是针对问题以及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,它的正确次序是:先有问题,后有观点,而不是相反。

1 2 3 4 5